张伯礼:中西医并重是健康中国建设的基础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12-23 12:43

  

本报记者 于海霞 北京报道

“从全球看,当代医学模式的转变已经是大势所趋。解决问题的关键是对医学目的做根本的调整。只有以预防医学、促进健康为首要的目的,才是供得起的、可持续的医学。我们要发挥中医药的作用,发展中医机构。”“人民英雄”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在“2020年健康责任论坛暨2020年全民中医健康指数研究报告发布会”上表示。

会上,张伯礼围绕中医药战“疫”的经验和贡献进行了主题演讲。提出要切实贯彻中西医并重的方针,中西医结合、中西医并重,不但是战胜疫情的法宝,也是健康中国建设的重要基础。

“在这次突发疫情救治中,没有疫苗、特效药的情况下,大家看到了中医药的贡献——上手快、作用大、费用低。面对新发传染病可能成为今后的常态化,要加强中医疫病学研究,提升中医药救治能力,充分发挥中医药在新发传染病防治中的作用。”张伯礼表示。

中医药成抗疫亮点

张伯礼表示,我们要倡导健康的文明生活方式,树立大卫生、大健康的观念,而把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,建立健全健康教育体系,提高全民健康素养,推动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的深度融合。

为了响应国家号召,建设健康中国,张伯礼认为要充分发挥中医药的作用。 主要从两点入手:坚持以强基层能力提升为重点,以改革创新为动力,坚持预防为主、中西医并重的卫生方针;坚持基本卫生事业的公益性;让广大人民群众享有公平可及的预防治疗康复等基本服务,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,在基本医疗卫生领域,政府要有所为,在非基本医疗方面,市场要有活力。

“在中国的此次抗疫行动中,中医药成为中国方案的亮点。” 张伯礼表示,中医药抗疫有三千年的历史,历代都总结了很多有效的经验和方药。西医关注病毒,须要破解病毒的结构,要知道病毒怎么侵袭到机体,和哪个受体结合,结合以后出现哪些病理变化,都需要时间。而中医药是辨证论治,找准临床症状的核心病机,理法方药就出来了,上手快,争得治疗时机。这次疫情初期,严格隔离加上普遍服用中药在较短时间内就控制了疫情的蔓延发展。

在整个新冠疫情防治过程中,中医早期介入,全程参与,在各个阶段都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张伯礼表示,针对轻型、普通型的患者,可以完全用中药治疗。对于重症的、危重症的患者需要采取中西医结合救治。对于康复的患者还是要中西医结合,西医做健康评估,中医做针对性的康复治疗。

张伯礼在会上谈到,中医药参与疫情大致分为四个阶段:开始的时候,武汉情况非常复杂,发热的、留观的、密接的和确诊患者,四种人混杂在一起,都挤在候诊大厅里面,排队排到马路上,看病要七八个小时。这种情况下交互感染风险很大。中央专家组决定首先进行严格大排查、严格隔离,把武汉分成一万多个网格,下沉干部、社区干部、警察及志愿者共同编组,不分昼夜地奋战,经过三次网格化大排查,把四种人筛查出来进行隔离。这是我们制胜的第一个原因。

但只隔离不治疗只成功一半,且会延误病情,徒增恐惧情绪。张伯礼提出了中药漫灌的方案。“同一个病毒,症状表现相似,可以用一个方子通治”。被批准后,积极联系药企,连夜制备药液,分装后送到定点医院、方舱及隔离点。效果很快显现:2月初,上述四类人确诊的患者是80%,2月中旬降到30%,2月底就降到10%以下了。到了3月初降到了个位数,3月中旬就清零了。所以说,严格的隔离加上普遍服用中药,有效阻断了疫情的蔓延和发展,这是疫情阻击战的第一场胜利。张伯礼表示。

“为什么5月后我国疫情防控常态化后,呈现了多点散发态势,一般就传2~3代不能再传,原因就是把密接的都隔离开了。隔离以后发现的病人都是在隔离点里发现的,不会再传播,这是我国成功的一个策略。而国外失败也在此。”张伯礼提道。

病人筛查出来后,一床难求。王辰院士提出建方舱被中央指导组采纳,张伯礼提出中药进方舱、中医包方舱。采用中医药综合治疗方法治疗轻型、普通型患者取得了显著成效。第二阶段漂亮仗就打在方舱中医药治疗控制了转重率。没有重症就没有死亡!如江夏方舱收治了564个患者零转重,出院以后零复阳。这是原来没有想到的。

在重症治疗当中,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:西医起主导作用,吸氧输液、氧疗和循环支持、呼吸支持,生命支持至关重要。但中医药针对某些病理环节也起到了重要作用,如上了呼吸机,高流量给氧以后,因小气道炎症,肺弥散功能受影响,血氧饱和度上不去,且波动。这种情况下,加用生脉、参脉注射液或独参汤治疗,就解决了问题。其他用血必净控制炎性风暴,热毒宁、痰热清协同抗生素控制肺炎症,用大承气汤克服人机对抗等,因此,中西医结合起到非常好的作用。降低了死亡率,提高了治愈率。

在康复阶段任务较重,我们早在3月初,就组织全国中西医专家和康复专家共同编写了康复指南、实施方案等文件,筹建了三家康复门诊。张伯礼表示,还是中西医结合方法,从健康评估到呼吸训练,到中医康复、心理康复、食疗药膳和太极拳的综合治疗,早期综合康复效果较好。

张伯礼向中央指导组提出“大疫出良药”,应该重视药物评价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织了对应用广泛的药物进行了研究,筛选出金花清感、连花清瘟、血必净是经过实践证明的有效药物,现在已经完成增加适应症,已广泛应用了。同时又在一线研制了三个新的方子,国家卫健委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的清肺排毒,中医科学院研究的化湿败毒,天津中医药大学团队研究的宣肺败毒,三方都在武汉前线广泛使用,疗效确切,现在新药审批中。

切实贯彻中西医并重方针,垒实健康中国建设的基础

“通过这次疫情,大家看到了全球医疗卫生都存在共性的问题。检查过度、治疗过度,而公卫预防能力和储备显著不足。特别是对公共卫生大的事件应对能力明显滞后。”张伯礼表示,给我们的启示首先是要切实贯彻中西医并重的方针,中西医结合、中西药并用,不但是战胜疫情的法宝,也是健康中国建设的重要基础,中西医并重的方针要真正落地。发挥中医药上手快、作用大、费用低的优势,并且防治结合,平战结合。

另外就是要加强基层的防治能力。在武汉,基层医疗机构在疫情早期没有发挥更大的作用,致使大医院人满为患。关键是基层得有这个防控能力,如果当时基层很强,把四种人阻隔在基层一线了,情况会好得多。

“近20年疫情防控经验表明,新发传染病以后可能是常态化,因此要加强中医疫病学的研究,提升中药救治能力。这一条目前正在解决当中,很多中医院加强了发热门诊力量,扩展了负压病房,扩大了重症救治队伍,提升了救治能力。”张伯礼表示。

要充分发挥中药在健康中国中的作用。这次大家看到中药有效了,说中药这次行了。其实原来也行,只是你没有注意。聚焦在疫病,说中医治疫病行。对于很多老年病、退行性疾病、慢性病、重大疾病等中药都是有效的,只是以前没有注重而已。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精华是瑰宝,我们要怀着敬畏的心情来珍惜,要增强文化自信,中医药将会解决很多现在医学还解决不了的问题,中西医并重将是健康中国建设的基础,也是用中国式办法解决世界医改问题的法宝。

“我们应该总结经验,补齐短板,加快建设这套体系,发挥中西医结合优势,夺取最后的胜利。”张伯礼提到,我们国家能够在这场疫情大考中取得阶段性胜利,且是在闭卷考试中快速进入状态,很快总结出经验,迅速解决了问题。除了我们国家的制度优势,党和政府人民至上、生命至上的宗旨,广大人民上下同心,众志成城之外,在具体救治方面,是习总书记确定的“中西医结合、中西药并用”的指导方针发挥了重要指导作用!


Powered by 国内网赌信誉最好的平台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