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就职!从特朗普“遗局”进入拜登时代,能否带来经济新局面?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1-01-26 18:06

  

当地时间1月20日(周三),美国当选总统乔?拜登(Joe Biden)将在华盛顿举行就职典礼,标志着美国正式进入拜登时代。

新总统在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情况下就任,是否能将美国经济拉出泥潭?拜登已经公布1.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,是否能起到作用?新总统上任后,世界经济、中美关系将如何改变?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,美国领导人的变更不仅影响美国,还牵动着全球的神经。

拜登接下经济衰退“烫手山芋”

外界呼吁“罗斯福式改革”

拜登的上台也结束了特朗普的四年执政生涯,美国公众对总统的换届寄予厚望。

在大选期间,超1000位美国经济学家联名签署公开信反对特朗普连任,原因为特朗普的“管理无能”和经济政策失败,除了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的糟糕政策之外,经济学家们还指责他未能实现GDP实际增长4%-6%的承诺。特朗普任期内美国实际GDP增速最高的一年为2018年的2.9%,2017年增速为2.4%,2019年降至2.3%。特朗普政府此前称,税改带来的刺激作用将推动GDP实际实现3%的增速,但这也未能实现。

2020年以来,美国经济遭受疫情冲击明显。一二季度美国经济连续衰退,其中,二季度美国经历了二战后有数据记录以来的最大衰退,GDP按年率计算最终下滑31.4%,创上世纪40年代以来最大降幅。在大规模刺激政策之下,三季度美国经济出现反弹,GDP增速终值为33.4%。

在疫情仍然严峻的当下就任,拜登能否在任期内取得比特朗普更好的经济增长成绩?

高盛和穆迪分析的分析师预测,如果实施拜登的经济计划,实际上将创造就业和实际GDP的更快增长。

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,特朗普执政的前三年经济平均增速为2.5%,比之前民主党上一任总统奥巴马政府四年平均增速快0.2个百分点。但这是建立在特朗普执政三年中财政赤字率平均升高1.1个百分点的基础上,这相当于是,特朗普政府用1.1百分点的财政支出增加,仅换来0.2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速提升,实际经济绩效并不理想,财政支出乘数很低。因此他认为,拜登政府的经济政绩强于特朗普政府应该没有悬念。

新冠疫情在冬季有卷土重来之势,美国经济复苏也步履蹒跚,一个显著的指标是劳动力市场的逆转。根据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最新数据,2020年12月,美国非农就业岗位较上月减少了14万个,这是美国就业增长在2020年第二次由正转负,与经济学家所预测的增加5万个岗位相距甚远。其中,包括餐馆和酒店在内的休闲和服务行业减少了49.8万个工作岗位。

另一个美国经济复苏承压的证据是上个月零售额再度下滑,而12月份是美国传统的节假日消费高峰。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,12月美国零售销售环比下降0.7%,为连续第三个月环比下降。2020全年,美国未经调整的零售销售额仅增长0.6%,创11年最低,较2019年的增长3.6%显著下滑。

劳动力市场的压力和零售额的减少,已经导致美国四季度GDP预期增速下降,目前机构预测美国四季度GDP增速为4.4%。

王青表示,拜登执政占有“天时”之利,2020年美国经济估计会出现-4%左右的深度衰退,2021年有望大幅反弹。这无疑会为拜登政府经济业绩提供一个良好开端。

不过,美国媒体报道称,拜登的“挑战是巨大的”——公共卫生、经济和公民生活本身的危机——“大到足以定义一届总统的进程”。

还有媒体指出,拜登必须尽早全力以赴进行结构性改革。其中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指出,罗斯福和拜登一样,在严重的经济危机中就职。拜登担任副总统时的总统奥巴马也是如此。两位前任都采取行动结束了经济衰退。但只有一个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经济的运行方式。除了复苏政策,罗斯福在极短的时间内推行了重大的结构性改革。相比之下,奥巴马-拜登政府唯一的变革性政策是医疗改革。

现在,拜登的任务中最具历史意义的部分与罗斯福的任务相同,终结普遍存在的经济不安全感。要想成功,他必须像罗斯福一样,利用总统任期的头几个月大力推动——不仅是立即实施救援行动,还要实施具有持久力的结构性政策,从根本上调整经济结构。

1.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作用几何?

仍重在纾困,要看疫情防控和复苏政策

1.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是拜登上任的首要动作。该计划将成为美国自危机开始以来的第三轮财政刺激,规模和范围与美国2020年3月出台的2万亿美元计划相媲美,并将紧随去年12月出台的9000亿美元救助计划。不过,该计划仍需国会投票表决,尽管民主党已经在参众两院占多数,但仍有可能无法通过。

该计划内容主要是增加对家庭的直接支付,扩大失业救济,向州和地方政府提供更多资金,扩大疫苗接种和病毒检测项目,其中约有1万亿美元用于家庭和个人,4000亿美元用于应对疫情,约4400亿美元将用于受疫情影响的小企业、地方和州政府。其中包括民主党的一个核心承诺:在美国政府刚刚发放600美元经济刺激支票的基础上再额外发放1400美元,将对大多数美国人的直接支付提高到2000美元。除此之外,该计划还想要增加每周400美元的失业保险补助。

东北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沈新凤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,拜登的刺激计划除了抗疫的部分,其余主要用于维系居民生活水平以及企业纾困,防止美国经济由于财政刺激的退出而出现二次衰退,有助于美国经济从疫情中更快地复苏,但需要配合更大力度的抗疫手段以及疫苗接种。此前拜登承诺未来将有经济复苏计划,这决定了美国经济未来复苏的高度。

东吴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陶川提出,根据美联储的最新研究,在去年3月出台的第一轮财政刺激下,美国家庭所获得的转移支付中,有相当大的一部分用来储蓄和还债,而用于消费支出的占比约为1/4;而对于即将到来的新一轮财政刺激,预期用于储蓄和还债的比例将进一步提升,而消费支出的占比则降至20%。由此,新的财政刺激法案短期内对于美国家庭消费的提振是明显减弱的,陶川团队计算其通过刺激消费对2021年美国GDP的额外拉动在1个百分点左右。尽管如此,几轮财政刺激下来,美国家庭资产负债表正在持续修复中,因此一旦美国经济在疫苗普及后走出疫情,其内生的经济增长动能将持续显现。

拜登的刺激计划公布后美国机构调高了对美国经济的预测。美国银行分析指出,如果拜登的计划获得通过,那么它将提振美国经济两个百分点。高盛将2021年美国GDP增长预期从6.4%上调至6.6%,并且预计到2021年底,美国失业率将从4.8%降至4.5%。

除了已经公布的刺激计划之外,拜登一上任,就将立即逆转特朗普的一些政策。据美媒报道,即将上任的白宫幕僚长罗恩·克莱因在一份备忘录中透露,拜登将在20日就职当天及就职10天内签署一系列行政令,首批措施将聚焦于应对疫情、经济复苏、气候变化和种族不平等问题。

市场更加关注拜登后续的长期经济政策。据估计,拜登经济议程的第二阶段将主张在基础建设、绿色能源和教育方面投入更长期支出,其资金至少部分来源于对富人和企业的增税。

拜登主张的大规模基建投资和加税计划。在竞选过程中,拜登提出未来十年总支出计划规模约6万亿-9万亿美元。其中较受关注的是基建投资和气候计划,合计约2万亿-3万亿美元,占其十年支出计划的30%。拜登在民主党初选中提出为期10年、价值1.7万亿美元的气候与环境计划,后将其升级为四年内花费2万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项目。

此外,拜登还主张加税以实现增加财政收入,缩窄贫富差距,加速制造业回流的目的,具体包括提高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、海外收入税率以及提高社保收入上限等。

王青表示,民主党传统上主张大政府、经济干预和社会平等,倾向于加税,与特朗普政府的放松管制、大幅减税的执政特色明显不同。不过,拜登本人属于民主党温和派,经济政策不会带有很强的激进色彩。预计疫情过后,拜登政府将开始推行温和扩张财政赤字率,强化金融监管,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和环保投入,提高最低工资,对富人和大企业加税等政策。这些措施或在一定程度上遏制美国潜在经济增速下滑势头,扭转贫富分化扩大趋势,但具体效果还要看政策落地情况。事实上,特朗普执政前曾信誓旦旦称要加大美国基础设施投资,但四年下来实际上并没有兑现。

不过,受访经济学家均表示,美国经济的拐点仍取决于疫情的控制情况。目前美国疫情仍快速蔓延,单日新增病例超过20万人,死亡人数也居高不下,而疫苗普及的速度不及预期。与特朗普政府相比,拜登政府的疫情防控政策将更加积极和严格,美国疫情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不大,

拜登政府被寄望采取纠偏措施

中美关系或迎来“冷静期”

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更换领导人,将对世界经济及中国经济产生哪些影响?

王青表示,拜登上台对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影响总体上将是正面的。这主要因为特朗普政府时期对外政策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而且其奉行的“美国优先”政策导致逆全球化进程加剧;拜登政府会在这方面采取纠偏措施,有助于将全球经济合作、特别是跨境贸易投资带回正轨,提升全球经济效率。这也将一定程度上减轻市场不确定性对各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。

对中国而言,虽然拜登政府难以全面扭转美国对华政策方向,但其会更加注重提升美国自身竞争力,而非一味打压中国。这样来看,起码在执政初期,拜登政府很可能会放弃对华极端施压作法,在抗疫、气候、地缘政治及贸易等议题上寻求对华合作。另外,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可预期性会明显增强,仅此一点就会有助于促进双边对话和沟通。经历特朗普政府后期中美关系的剧烈动荡后,预计拜登政府上台有望给中美关系带来一段“冷静期”。

沈新凤表示,预计世界经济将受益于全球化的边际回归,拜登是全球化的支持者,在竞选中屡次公开表示将重新加入特朗普此前“退掉的群”。全球化程度的边际改善将对世界经济起到促进作用。对中国而言,进入拜登时代意味着与美国博弈从战术困难转向战略困难。美国宣称追求公平贸易、打压中国作为科技强国的崛起、与中国价值观冲突等基本特点不会发生本质转变,但总体以“竞合”的姿态,而非此前简单粗暴的损人不利己的“关税战”、“类脱钩”等打法,拜登会更加注重利用盟友、国际组织、国际规则、价值观等手法与中国博弈。因此,对中国来说,短期是一种缓解,但中期的影响目前还难以预判。

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表示,拜登上台后,中美博弈可能会转向高级性、政治性、复杂性和长期性。与特朗普对比,拜登有可预测性、可谈判性、可合作性和可竞争性。拜登对华表现是理性和务实的,比如,他在疫情防控和就业方面并没有像特朗普那样“甩锅”给中国,他反对特朗普的关税战,但也表示会采取联盟或者规则制定等方式来全面遏制中国。由此,中美的科技博弈会持续,在经贸方面中美两国可能会缓和。

刘英认为,拜登上台后会将特朗普偏离正轨的中美关系及双多边关系回归正常,特别是在减少贸易摩擦、降低关税方面,中美有合作空间。民主党倾向于自由贸易,这在中美贸易方面有合作空间,拜登会降低关税,因为关税累加在疫情下不利于中美和世界经济的复苏。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,美国很难在全球找到质优价廉的交易对手方和替代方,只有和中国合作。另外,拜登提出2万亿美元的气候与基建计划,包括宽带、高速、铁路、能源、智慧城市等一系列的举措,在这些方面中美也存在巨大的合作空间和前景。

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顾志娟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陈荻雁


Powered by 国内网赌信誉最好的平台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